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新闻资讯 >市情要览
●八步沙治沙故事之二 坚守:继承六老精神 续写绿色华章
来源:武威日报 作者:赵小燕 张文灿 发布时间:Thu May 17 08:10:46 CST 2018

 

配图.jpg

二代治沙人郭万刚(左)和石银山在八步沙。

1983年,31岁的郭万刚还在土门供销社上班,是一位每月拿75元工资、让人羡慕的“国家干部”。

这一年,父亲郭朝明病了,郭万刚的人生就此改变。为了父亲的治沙梦想,他毅然放弃了“铁饭碗”,一头扎进了八步沙……

今年50岁的贺忠祥永远都不会忘记,1991年的8月,一向身体健壮的父亲贺发林突然昏倒在树坑旁,被送到了医院。

那时,贺忠祥还在金川公司上班。当他从金昌匆匆忙忙赶到医院时,父亲抓着他的手叮嘱道:“娃,我不在了,你要接替我,把我们的这项事业干下去啊。”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正是工人“吃香”的年代,丢掉工作来沙漠里种树,贺忠祥怎么也不乐意。等不到他的答复,父亲在弥留之际,最后一次拉着他的手说:“爹一辈子没啥留给你,就那一摊子树,你得去守啊!”贺忠祥眼含热泪,毅然扛起了父亲的铁锨,一无反顾地走进了八步沙。

八步沙的树绿了,六老汉的头发白了。贺发林、石满、郭朝明、罗元奎相继倒下了,郭老汉的儿子郭万刚、贺老汉的儿子贺忠祥、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、罗老汉的儿子罗兴全、程老汉的儿子程生学、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,又接过了治沙的接力棒,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。

没有什么比热爱更让人痴情!没有什么比痴情更让人感动!

1992年,当石银山走进八步沙的时候,正是八步沙林场最艰难的时候。林场赖以维持生计的花棒失去了市场,没有了经济来源,大家的日子举步维艰,林场随时面临着解散。

难道,就这样放弃父辈编织的绿色梦想?当时已是林场场长的郭万刚有着同父辈一样治沙治穷的坚定信念,但与父辈们不同的是,他有文化,有经营林场的“脑瓜子”。他提出,以农促林、以林治沙、以副养林、多种经营的思路,为八步沙的重生找到了希望……

“治沙不能越治越穷,要让沙漠为人造福。”郭万刚带领大家,在荒沙滩上开出300亩地,种上玉米等经济作物,并发展日光温室、养殖业,让治沙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。

同时,随着国家生态治理力度加大,具有丰富治沙经验的第二代八步沙人,还承担了更多的治沙任务。2003年,7.5万亩八步沙沙漠根治完成后,郭万刚又主动请缨,向腾格里沙漠风沙危害最为严重的黑岗沙、大槽沙、漠迷沙三大风沙口进发,完成治沙造林6.4万亩、封沙育林11.4万亩。2015年,他们又承包了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麻黄塘治理任务,管护面积达15.7万亩。

“八步沙不绿,土门子不富。”如今,得益于八步沙的一片绿色,土门镇仍然是重要的商贸集镇;得益于八步沙的一片绿色,周边的10多个村庄不仅没被沙漠吞噬,而且还有大量贫困山区的移民来“淘金”;得益于八步沙的一片绿色,干武铁路得到了有效保护,国道营双高速和省道308线,如两条长龙从八步沙贯穿而过……

今年5月1日,当中央电视台《焦点访谈》以《八步沙的斗沙人》为题,播出六老汉的故事后,贺忠祥曾经的同事纷纷给他打来电话:“老贺,我们只知道你黑了老了,没想到这么多年,你在沙漠里干了一件造福子孙的大事,我们为你点赞!”贺忠祥说,那一刻他觉得,这么多年的坚守都值得!